✿桃之夭夭

一个偶尔诈尸从不开坑只活在评论里的小透明_(:з」∠)_

【叶修叶秋】生日快乐!

叶不修生日快乐,又是一年的0529了,我喜欢你已经有了整整一年了,今年的你依旧还是那个嘉世的小队长,上一年的生日没来得及,今年真好赶上了,想和你说一句生日快乐,十年荣耀,一如既往!叶修,生日快乐!一身荣耀为你加冕为王!

当然了,我们的叶秋同志也是今天过生日,怎能忘呢!叶秋同志,生日快乐!

【伞修】没有想好名字的名字

★不喜勿喷
★ooc,有私设
★小学生文笔,欢迎捉虫
★除妖师秋×狐妖叶
★瞎几吧乱写的

正文
↓↓↓↓↓

   苏沐秋睁开眼看到的便是一双明亮的眼睛,那是他第一次觉得有人的眼睛真的可以很漂亮,一时便看呆了,那双眼睛的主人看他这般,便笑着抬起了头,转身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旁边,苏沐秋这才反应过来,想着盯着一个陌生人看,脸不禁红了,他记得他是在林中除妖的,等他除好妖准备回去的时候,一不小心脚就给踩空了掉进了一个洞中,之后便晕了过去,于是他便做起环顾四周,便想到:那这是哪?

   “呵呵,看你这打扮应该是除妖师吧,现在的除妖师都这么大意的吗?随脚都能踩空。”苏沐秋就这样被人打断了思绪,转头却看见那人带笑的眼睛望向他,又不知为何脸红。

   “我哪知道脚下突然会出现一个洞。”苏沐秋低声喃喃道。那人听他这般说也是轻笑几下罢了。

   苏沐秋这才有时间打量这间木屋,不得不说,这屋子里真为简陋,除了他坐的这张床外也就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罢了,“当真是简陋啊!”

   那人仿佛看穿了他心中所想,笑着解释道:“这间木屋平时我也不来,索性就没有多少东西了。”之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:“对了,还不知道你这除妖师的名字呢。”

   或许是觉得他不像坏人吧,索性就把名字告诉他了。“苏沐秋,我叫苏沐秋,那你呢?你的名字又是什么?”“我啊!我叫叶修,是个狐妖,那么苏沐秋大大要除了我这个妖吗?”

   听至此苏沐秋才转过头来打量这个名为叶修的狐妖,叶修这人身着也非常简陋,身上唯有腰间别着的白玉玉佩装饰,及腰的长发也就那样披着,苏沐秋不得不说,叶修这人长的真不错,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懒散的气息。

   片刻之后苏沐秋才收回打量的目光说道:“我除妖只除坏妖。”叶修不曾想会听到如此回答,以往那些除妖师都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觉得自己是坏妖呢!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,这是他听到的最有趣的回答呢!这人真有趣啊!叶修不禁想到。

   “你就这么确定我是好妖?万一我是个无恶不作的坏妖怎么办?”叶修不禁说道。“直觉,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会害我。”其实苏沐秋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,他只觉得眼前这人拥有着那么明亮的眼睛,那不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拥有的。

   听至此,叶修轻笑起身离去,走至门口又像想起什么,扯下腰间的白玉玉佩往苏沐秋那丢去,代苏沐秋接住玉佩抬起头时,那人已不见了踪影,空中只留下那人一句轻语:“你这人,当真是有趣的很!”

   苏沐秋盯着手中的玉佩发呆,不禁喃喃道:“有趣吗?”随之又是一轻笑:“或许真的有趣吧!”

   过几天后,苏沐秋再次来到这林中,不在以除妖师的身份,现在的苏沐秋,只是一个进京赶考的穷困书生,腰间别着一块不符身份的白玉玉佩。

   苏沐秋抬头看着那前面的路,不禁想到:“都说狐妖爱书生,那你什么时候会爱上我呢?叶修。”之后,继续低头赶路,脚步刻意的放慢……

   苏沐秋没有看到,就在他后面不远处的树上,叶修正坐在那,叶修看着苏沐秋带着自己给的玉佩,低声笑道:“带上了我的玉佩就是我的人了,苏沐秋大大~”

【信白】谁与谁

   ★诈个尸,再翻身继续躺尸_(:з」∠)_

   ★瞎几吧一时兴起乱写的

   ★文笔老差老差的了,但也勿喷

   ★有私设,外加大量ooc
↣↣↣↣↣↣↣
   在那场种族之间的生死之战中
谁引诱谁杀死了谁
谁不舍的眼神又刺痛了谁的眼
在那年
长枪刺入了谁的胸膛
在那年
长剑划过了谁的手臂
在那年
鲜血染红了谁的视线
在那年
谁又死在了长枪之下

   是谁说要生死决斗
最后却不忍心伤害对方
又是谁说要护谁一世周全
最后却亲手杀死了谁

   谁惊讶的眼神对上谁不舍得眼神
谁的悲痛换来的不过只是一具已凉的尸骸
谁悲泣三天三夜只为了谁的离去
谁的离去只为了谁不受牵连

   又是哪一年
桃花树下在见谁熟悉身影
又是哪一刻
桃花树下谁和谁在相拥
谁又道一句
   “我……回来了”

【信白】一篇小短文

★龙信狐白

★ooc,不喜勿喷,谢谢

  龙族带命灭青丘,在那场战争中,青丘败灭于龙族。

  在那场战争中,长枪刺入了谁的胸膛,却又刺痛了谁的眼谁的心,又是谁在暴风雨中抱着已凉的尸体泣不成声。

  “狐狸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?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我还有许多事没和你说呢,你醒醒听我说好不好?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狐狸,你可知我喜欢你啊!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你不说话我就默认你也喜欢我了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狐狸……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又是一年桃花开的时候,韩信犹记得那年树下相遇的那个笨笨的狐狸——李白。每有烦心事时他们都会在这树下喝酒谈论。只是……那个笨笨的狐狸已不再了……

 
  韩信仿佛记得树下还买有几坛桃花酒样的,那是许久以前他和狐狸一起埋下的,找来工具挖开那土,很幸运,挖对了地方,自己还没忘记埋在哪。

  抬头看看那桃树,在低头看看手中的桃花酒,似是想起了那个喜欢喝酒但喝一点就会醉的狐狸,嘴角不经意染上了笑。

  微风吹过,桃花吹落,韩信意识到自己该回去了,转身回去,但远处那一抹熟悉的紫色身影就这样撞入了他的眼眸。

  他不知道那是真的还是假的,但他知道,不论真假,他都要把那人抱入怀中,不让他离开,但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,那几坛桃花酒也因此掉落在地,但他不管,他要做的,只是拥他入怀而已,感觉到怀中那真实的温热,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,一切的一切都只换来了一句“欢迎回来,我的……笨蛋狐狸……”

  风吹过,花掉落,树下人相拥,岁月静好,这般就好。

【伞修】短小甜文

   ※ooc烂文笔短小甜文,不喜勿喷

   “沐秋啊!”

   “嗯?阿修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 “哥想找你帮个忙.”

   “帮忙?你还会找我帮忙啊!”

   “那你说到底是帮不帮我呢?”

   “帮帮帮,肯定会帮的,那阿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
   “我想找你演个人.”

   “嗯?”

   “演我男朋友吧,时间为一辈子,不知道你答不答应呢?”

   “……好啊”

【伞修】40米大长刀不解释●v●

#时间线为世邀赛之后,联盟众人去KTV狂欢
#cp为伞修
#40米大长刀不解释
#ooc产物●v●
#渣渣文笔,勿喷,谢谢
~~~~~~~~~~~~~~~
   “苏沐秋,你就是个骗子,明明都说好了的……说好要一起进联盟的,说好了的……要一起拿冠军……”
   “为什么你不陪我拿个冠军呢……”
   “我都拿到世界冠军了呢……但是你为什么不在呢……”
   “苏沐秋……你就是个骗子……”
   “你没死对不对……你只是贪玩十几年没回家而已……对不对……”
   “但你回来好不好……”
   “我什么都可以不要……我只要……你……回来……就好了……”
   “回来好不好……我还有话没对你说呢……”
   “苏沐秋,你可知道,我喜欢你啊……”
   “我说的这些……你会听到吗?”
   “苏沐秋……我想你了……”
   喝醉的叶修很快就趴在床上睡着了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,但泪湿的枕头和满脸的泪痕还在说明着一切……
   负责送叶修回来的苏沐橙也只是低着头背靠在紧闭的门口而已,低着的头看不清任何表情,但偶尔落下的水滴还是说明了一切……
  



















   “笨蛋阿修,我一直都在,只是……你们看不到而已……阿修,我也喜欢你啊……”
   风吹花落泪如雨……

~~~~~~~
求别打>_<

[忘羡]题目是什么?_?被我吃了……

#小学生渣渣文笔
#好像大概可能有ooc
#有私设,欢迎捉虫
#小短文,不喜勿喷,上课产物
#不造自己写的是什么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夏至,江澄站在湖边看着满湖的荷叶莲花,突然想起还在云深不知处求学的时候。那时,云梦双杰犹在,莲花坞也没覆灭,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发生……
  可现在,手上拿着的乌黑笛身犹如反光似的刺痛了他的眼;笛尾处系的鲜红穗子好似在告诉他不争的事实——魏无羡早就死了,在几年前自己带领的众家围剿乱葬岗时就死了,被万鬼反噬、万鬼吞噬而死……
  他亲眼看见魏无羡被万鬼反噬万鬼吞噬……
  他亲眼看见在那最后一刻魏无羡带着满脸疲倦对着他说‘我累了……’
  他亲眼看见魏无羡在他面前消失了……
  尸骨无存没留一丝魂魄,只留下了那个常常被魏无羡玩在手心的笛子——陈情。
  “把蓝启仁和蓝忘机都得罪透了,你明天等死吧,没谁给你收尸.”
  “生前哪管身后事,浪得几日是几日,再说了,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,也不差这一次.”
  猛然忆起往年的对话,当时并没有觉得什么,可如今不同往昔了,不自觉喃喃道“等我真正要给你收尸时你却连尸都不给我留了.”
  转身离去,空留一泪珠流落湖岸……
  之后魏无羡被献舍回来了,又发生了一连串的事,陈情回到了魏无羡的手上,也找到了他想相守一生的伴侣——蓝忘机.
  江澄也说不出什么滋味,大概他是羡慕魏无羡的吧,即使众人都反对魏无羡,至少他还有蓝忘机,蓝忘机十三年的问灵终换回了回报,他等到了魏无羡.可是他自己呢?守着云梦,守着这莲花坞,可他又等到了什么呢?
  世人皆闻蓝忘机为了魏无羡问灵十三载,却不曾知江澄也持笛苦等了魏无羡十三年。
  世人都知姑苏有双壁,却不知云梦有双杰。
  因为那是天下人的姑苏双壁,两个人的云梦双杰……

——END